站岡第二天,我請胡先生不用費心打電話給我,

結果他真的就沒費心,但還是打電話給我了,

因為他趁買東西的時候打電話,

還說那有快三十台公用電話都沒人排,

打通的第一句話就跟我說,你看~你不就接到電話了,

然後~整通電話好像都講些無關緊要的事,

比如他打給他媽的那通電話是在跟家人報告營長電話,

連長電話還有軍中的地址,另外胡先生說他現在沒有名字,

他現在叫107(真像在監獄中),好可惜不是007。

 

今天裝賢慧,多帶一個便當熱給胡媽媽吃,

結果裡頭的高麗菜酸掉了Orz胡媽媽還以為是我加醋的關係。

 

打從墨墨學走路學得比人家慢,我就開始擔心他腳是不是有問題,

昨天我覺得墨墨腳好像變得更嚴重了,

走起路來很像隻小海龜,我一點都不覺得他這樣很可愛,

看得讓我很難過,尤其是看到棠棠還很粗魯地要跟墨墨玩,

墨墨整個就是被拖著走,看了就很心疼。

結果乾爹詹帶去檢查之後,墨墨的腳的確需要開刀,

希望等墨墨長大一點開完刀之後就可以跟正常的狗狗一樣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ndyfake 的頭像
sandyfake

放輕鬆!

sandyf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