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乃綠十二月多,有一天吐了四次,沒多久就開始無法站立,
每每想站立就跌倒,那個畫面很讓人心酸,我沒有勇氣去錄影或是拍照下來,
我連回想都不敢再回想,當天我哭完後,就送墨去看獸醫,
其實早在她這麼嚴重之前已經去過一趟獸醫診所了,
獸醫只是說他腸胃炎,第二趟去做了血檢,獸醫也說不出所以然,
只告訴我有可以是肝腦病變或是癲癇,
於是就開了鎮定劑給當時只有5個月的墨乃綠,
回家後墨吃完藥後就開始昏睡,要不是有乾爹的同事,
我想墨應該就會因為低血糖而有更嚴重的下場吧!

乾爹回家也趕緊幫墨乃綠打了皮下點滴,隔天墨就恢復正常了,
乾爹也因此帶去診所就更進一步的檢查,照了X光,發現墨有膀胱結石,
而且不小,然後肝也有點小,此時乾爹覺得墨可能有肝門脈分流問題,
但是一切只能等化驗結果回來。

前幾天,墨又吐了好幾次,一直到隔天下班她才開始無法站立,
當他攤在地上時,那個畫面就像隻死老鼠躺在那,我好害怕,
我怕墨過不了這一關,於是我又換了家診所去看,
醫師聽到墨乃綠有過膀胱結石,現在又好像神經不正常放電,
而且持續時間也很長,他說墨的狀況真的都很特殊,
他也往癲癇那方面去猜測,他說有的癲癇兩三分鐘就好了,
也不用特別治療,如果發作間隔有固定,那就簡單了,
可以在發作前給藥物做預防。
(我不覺得有這樣簡單,那為什麼有人狗卻死於癲癇)
出門前我有先請示過乾爹,乾爹說他覺得給予IV點滴是必要的,
醫師原本的處置是要直接給墨鎮定劑,當我提出IV點滴時,
他說墨現在血管應該就是收縮的,不好打,所以就先幫墨打了一百CC的皮下點滴,
之後再給予他兩劑鎮定劑,因為我說墨之前吃完鎮定劑就昏睡,
根本無法進食給予能量和提升血糖,所以他跟我強調他給予的劑量特別低。

回家後,我將醫師處置告訴乾爹,他認為不應該直接給予鎮定劑,
應該要找出問題所在,不能像現在一直猜測,胡亂治療,
之前墨就是血尿,我們認為是泌尿道感染,吃了一個多月抗生素,
先從
cefasporin二代換到環胺類抗生素都無效,
後來照了X光才發現一切是膀胱結石所造成。
乾爹看到我擔心也趕緊打了許多通電話去請教同學和同事,
對方也都很積極,還來來回回打了很多通電話討論,
於是乾爹犧牲他的休假日帶墨去診所做相關檢查,
檢查完我致電給乾爹問結果,乾爹在電話那頭跟我說結果是好的,
詳細狀況他回家再告訴我,乾爹回家後又打電話跟其他醫師討論,
我自己就先行打開了檢驗數據,
我發現結果並不是乾爹所說那樣,
乾爹說他怕我聽了又要哭了,
可是早知道跟晚知道我都還是得哭上好幾回。

墨的檢驗數據很符合肝門脈分流(PSS),乾爹還是怕我傷心,
跟我說那只是他們的推測,
他要我讓墨乃綠接下來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過,
我想乾爹應該是不敢直接告訴我墨乃綠很難接受積極治療恢復健康,
我很想讓墨開心快樂,但我想到他沒有健康的後腿已經很痛苦了,
接下來她還不能吃她最愛的小饅頭點心,只能吃處方飼料,
每每我拿出點心時,他用著期待的表情看著我,
我的心就會痛一下,我好捨不得。

我為了墨乃綠哭了好久好久,
我知道事情發生了,哭也沒有用,
我知道墨乃綠遇到我,已經算很幸福了,至少他有我和乾爹照顧,
我知道生命都會有終了的時候,
我什麼都知道,可是我還學不會放手。

哭完隔天,我跟胡先生帶著三犬去烏來,
大家看到他們都說他們很可愛,卻好像沒有人發現墨是生病的,
只是她覺得很小,而墨也很開心的樣子,
就這樣,我暫時忘了墨乃綠生病的事。
回程我去了在四號公園遇見的陌生人阿姨推薦的飼料行,
要請老闆幫我訂些東西,
店暗暗的,東西沒有很多,
一開始我還不確定那是我要去的店,後來老闆出來問我是不是要看飼料,
我才確定是這家,我還沒開口說我要什麼樣的飼料,
老闆就自己說他們只賣台灣的飼料唷!因為我想買的不是台灣的,
後來我就問老闆我想要訂的東西價格,老闆還幫我打電話詢價,
問的很詳細,聽到對方說的價格,他也跟對方說可不可以算便宜一點,
掛上電話,我心想完了,價格有些高,我不想買,
可是老闆又這麼熱心講了那麼久的電話,我不知道要怎樣拒絕,
結果老闆就自己說我們年輕人可以回家查價一下,看哪邊便宜,
不一定要跟他買,
後來她看見我帶了三犬,
就問我說我是專門在繁殖狗的,還是當寵物在玩,我有些不認同"玩"這個字,
只回答我是當寵物在養,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跟他聊到墨乃綠生病的事,
他要我告訴他墨怎麼了,我講了一些血檢結果和病名,
他說他以前在繁殖狗,不懂什麼血液學,他們都是靠經驗,
他說像墨這樣的狗,他們不會留下,他們是商人,
只有看見利益,無法為了一條生病的狗花錢延續他們的生命,
我跟他說,沒辦法,我對他們有感情,
他說,感情這種事,很奇妙,很難說,
像花和草也都有生命,時間到了,他們也會死,

我想他想表達的應該是,我們吃草吃植物,
但是我們不會因為他們的死而在意難過,
他說,時間到了,也就該走,他提醒我,不要再帶墨去看醫生,花太多錢,
但是他要我時間到了就該餵墨吃飯、洗澡、修毛、打預防針,
我說,乾爹也有說,要讓墨快快樂樂開開心心過每一天,
他說,乾爹說得很對很好,還說以後有天他怎麼了,他選擇不插管,
他不想痛苦,
我說,很簡單,但是很難做到,像墨沒有雙健康的腿,不能跑跟跳,
他說,社會上也有肢體殘障的人,他們也是能過得很好,墨沒有健康的腿,
但是他會習慣他這樣的身軀,
他要我不要把這些結放在心上,他說這樣不會進步,
最後他又提醒我,不要再花大錢在墨身上,不該讓他拖累我,
只要我記得用心照顧他,而不是去掐死她捏死她就好!

最後他跟我說,聽李先生的就沒錯!

我很感謝這個李先生跟我說這麼多,他不強迫我買他的東西,
還開導我,時間點更巧合的在我最低潮的時間出現。


我也很感謝乾爹-詹恩昇,他早在很早之前就發現墨可能的病症,
比起一些開業的醫師,乾爹敏感用心多了,
他不像那些醫師只治標,根本就沒用心在找問題的根源;
因為怕我傷心,在我跟他說墨開完刀的時候,讓墨睡他房間,
因為我不敢看墨虛弱的樣子,他也真的照辦了,
乾爹擔心我難過,還騙我血檢結果是好的,
乾爹可能也發現我對墨乃綠極度偏心,
(我妹也發現了,所以我回家的時候,都一直抱著棠棠,
就只有我沒發現我偏心了。)
也故意偏心於棠棠,讓他們倆受的寵愛是相等的。

感謝辜奶奶,到現在還是很關心寶寶們,
還買了許多漂亮的衣服,
當初甚至還為了墨乃綠腳要開刀存錢,
很幸運可以遇到辜奶奶到現在願意將他對抖抖的愛,
分一點給抖抖的小孩。


我感謝大家,關心誇獎我家小犬,
他們真的是我的重心,他們是我自己接生的小狗,
是我時時刻刻在照顧他們,而他們也一直在陌生的台北陪伴我,
在我遇到挫折時,他們還是用著他們最可愛最有精神的眼神看著我,
看見他們開心跑著,愉快地對我笑著,我就好了許多,
我感謝他們的存在。

p.s.回家的時候,胡先生問我,為什麼老闆會說他是我先生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ndyfake 的頭像
sandyfake

放輕鬆!

sandyf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